塞兰斯

无题3——【就这剧情我觉得我这辈子想不出名字了

OOC预警。写文不列纲,剧情火葬场。脚踩香蕉皮,写到哪儿是哪儿。

++++++++++++++++++++++++++++++++++++++++

4.

埃斯蒂尼安还没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连人带盔甲地被艾默里克给推出了浴室。

“艾默里克?”单手托着全套龙骑士铠甲,艾斯蒂尼安捶了捶浴室的门,啪啪啪啪地震天响,“突然怎么了啊喂。”

“……”门背后没有传来回答。但是,却传来了悉悉嗦嗦,脱衣服的声音。

知道对方没有什么大事就只是莫名其妙心情不好了的艾斯蒂尼安就在浴室门口坐下,怔怔地盯着自己的龙骑头盔。

指腹摸着上面道道纵横交错的凹痕,他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只一会儿他便睁开了眼睛,听着里面传来的水声起身回到了客厅。


“埃斯蒂尼安阁下。少爷说这个是你准备拿来做夜宵的。”

老管家将刚刚艾默里克交给他的肉串重新加热后放在了客厅的餐桌上。

埃斯蒂尼安看了一眼桌上的食物,再看了一眼毕恭毕敬站在一边的老管家,点了点头:“……谢谢。”

老管家笑着弯腰行礼:“我的荣幸。”


老管家离开后,他替自己的盔甲上的关节部分上着润滑剂。一边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事情。


——上次述职后,我送你的东西呢?


想到刚刚对方皱着眉头眯起眼睛的模样以及这个莫名其妙的问题,他默默地从手指上褪下了戒指。

那是一个很普通的白金环。

只是因为附加属性不错以及是艾默里克送他的才被他收藏到现在。

突然他的指腹从戒指的内壁里触到了奇怪的凹陷。


——致吾爱E.W  


“什么鬼?”埃斯蒂尼安挑起了一边的眉毛,一边拿远了这个戒指。

上次述职又没有怎么喝酒怎么就收到了这么见鬼的东西。

但是看艾默里克的反应似乎自己还答应了什么?

他觉得自己的脑子里的记忆肯定被蠕虫啃了,只记得对方把戒指交到了他的手上,让他好好收着。然后他戴上戒指后,感受了加值觉得不错后就一直没有脱下来过。

现在回想起来他当时一点都没有好好摸过戒指内壁。


“所以这到底是什么鬼?”

他再一次回忆那次述职。

他们像往常一样述职完毕后,他在艾默里克的办公室里喝着奶茶等他下班。然后两个人一起去忘忧骑士亭……不对,不是去那里。从他办公室出来后两个人走了好一阵子。

他眨了眨眼睛。


“宝杖大街的小甜品店……”

记忆从并肩行走变成了两个大男人挤在小小的甜品店里,被几个人注视着的别扭画面了。可能是因为记忆太深刻了所以他选择了忘记。毕竟一个龙骑士穿着战斗用盔甲,旁边的那个人似乎还穿着代表他身份的工作服。


……神殿骑士团总骑士长和当代苍天龙骑士在甜品店里买甜品。


丢人。

真XX丢人。

XXX的,丢死人了。


+++++++++++++++++++++++++++++++++++++++

作者已死,勿念。估计要想好几天缓缓到底怎么圆剧情了。丢死个人了!



雇员相关小段子1

记得在自己在这片海域钓毒海豚,从白天钓到黑夜,就为了能早点交些个该死的破理符。而现在……为什么我却要在这里钓灰海金枪鱼?这是表示现在的理服已经不要毒海豚了么?

——小洛特,请尽量给我优质哦!【比心】

想起那人的嘱托,我把刚刚上钩的NQ抛了回去。

我这5条都要给她HQ的。

这样给自己说着,我默默再甩出了鱼竿。距离回去交货时间只有最后一小时了。

——洛特先生,塞兰斯小姐正在阿姆萨.罗敏萨下层甲板等您。请您尽快前往。

得了,小祖宗又在摇铃了。

估摸着这次又是来瞎翻包吧。

她每次都不记得自己东西是卖了还是托付我了,兴致来了就来翻一次包也是服了她了。

然而手上的杆子在这时候有了动静。就看这浮标下沉的深浅还有这手上的重量,都在告诉我这是个大家伙。不行,就算是她在叫我了,现在这个时间点上也没这条鱼大!在这一刻,世界上我唯一的任务就只有!!钓起这条鱼!!

——————————————————

塞兰斯仰头看着那个传唤铃,却不见自己的雇员出现,圆圆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耐烦的表情。于是她又踮起脚,用指尖努力去戳那个愚蠢的,设计上完全没有考虑照顾发育不良的拉拉菲尔族冒险者的垃圾铃。

这次响铃后不久,她的视野里才出现了那顶她熟悉的大草帽。

“小矮子,在我忙得快升天的时候,就突然接到你的传唤。说吧,这次又是什么事情?”洛特似乎是在和鱼的搏斗中失败,口气比以往更差了几分。

“小洛特,我的春意礼服呢?”塞兰斯戳了戳洛特的大腿,然后双手环胸看着眼前的猫魅族男性。

她的脖子绷得直直的,血色的眼睛不满地眯了起来。身为平原之民的她眼睛不是那宛如纯色玻璃球,反而和洛特所属的护月之民有些相似。

“……你有过这么淑女的衣服么?”他蹲下身子勉强和她平视,“我包里就你早年穿过的一条春意长裙。你要么?”

沉默了三秒。

“你就不能捡一条给我么?给了你那么多探险币了!你敢徒手拆人房顶,鱼竿单挑贝爷,就搞不到一条春意长裙么!辣鸡!”伸出肉乎乎地小手毫不客气地揪着眼前猫男的耳朵。

“是春意礼服。长裙在包里。”往后仰了仰身子,伸手把那双不依不饶的手抓住,“我给你看看包里有多少钱,你自己去买一件呗。”

“啊啊啊!买房钱不能动!!算了。不要裙子了。让我看看你包里有什么。”

认命的洛特打开了背包栏,将它摊开在塞兰斯面前。

翻看了一阵子,从塞兰斯小小的身躯中突然发出宛如炸弹爆炸时的音量。她怒吼道:

“尼玛!怎么全是辣鸡哦!”

——有垃圾也全是你塞的。

洛特抖了抖耳朵,目光避开了眼前这个试图从垃圾里找出一丝丝利用价值的穷光蛋。

无题2——【我真的不知道起啥名字

3.

“少爷您回来了。热水已经备好。好久不见,苍天龙骑士阁下。”

在博雷尔子爵府邸,老管家替艾默里克脱下了沾满了雪花的外套。随后又给刚刚踏进屋子的两人一人递上一块温热的毛巾。

“好的。埃斯蒂尼安,你先去吧。我家的浴室在哪里你应该知道吧。”

“我没想过夜。”埃斯蒂尼安双手环胸直直地看着眼前正在拂去发丝上水珠的男人怀疑他是不是算计好了今天非要他在这里过夜。

“衣服我已经帮你准备好了。”可能埃斯蒂尼安的探究视线被头盔所遮挡。他的不爽并没有传达给对面那个笑得眯起了眼睛还伸出手拍了拍他手臂的男人,艾默里克继续说道:“雪水怕不是都顺着盔甲的缝隙渗进去了。你还是快点去洗个热水澡吧。”

头盔是个好东西。至少对面的人给了你个白眼你还能当不知道。虽然心里门儿清。

艾默里克家的浴室埃斯蒂尼安并不是第一次使用。

他清楚的知道那些金色的水龙头哪个是出热水,哪个是冷水,也知道那个淋浴器绝对不能一下子拧到底不然这水流的冲击力简直媲美按摩椅。

他缓缓地脱下了头盔以及身上的盔甲,拧开了热水龙头开始朝着浴缸注水,心里想着等下要抽空稍微给盔甲做个护理。

接着他顺手挽起了白色的长发将他们盘在脑后便跨入了浴缸。

“……”

然而在他的脚触及热水的时候,他便觉得似乎哪里有些不太对。

“啧。”

当他终于想明白究竟是什么违和感的时候,他狠狠地解开了盘起的长发,任由它们披散在身后然后拧开了淋浴器。

先是冰冷的水珠砸在了他身上,然后渐渐带上了温度,直到他的皮肤开始泛出淡淡的红色。

身上的伤疤因为是新长出来的嫩肉,遇到这温度的热水便红地比旁边的肤色更红些。

艾默里克替埃斯蒂尼安送衣服去的时候就听到他家大功率淋浴器的哗哗水声以及砸在人身上略微显得闷一点的声音。

屏风上透出来的剪影显示对方已经在关淋浴器了。

“埃斯蒂尼安?衣服我就放在门口了。”刚在浴室门口的蓝子里放入了替那人准备的衣物便瞧见那人粗鲁地用毛巾揉着头发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身上一丝不挂。

“……”

“……”

艾默里克的脑袋里仿佛有召唤刚刚放了个亿万核爆一般炸开了花。现在的他已经处于宕机状态需要有人放个星天开门来个重启。

“你好歹围条浴巾啊。”直到对方将擦头发用的毛巾挂在了门把手上时,艾默里克才重新找回了他的脑子。

“麻烦。”对方一边套着裤子一边不耐烦地回答,“再给我一条干毛巾。我好好擦下头发。”

艾默里克看着好友那一头各种打结的长发心想等下他又要扯下来多少时,对方已经穿好了贴身衣物,单手叉腰皱着眉头不解地看着他:“我说,毛巾。不然我自己翻了。”

“在旁边的柜子里。你,”看着对方抽出毛巾后罩上自己的脑袋就是一阵乱揉,他都快肉疼死了,“稍微对你的头发轻一点啊。等下梳不通你又要扯了。”

“无所谓啊。反正不是很疼。”

“变秃子了怎么办?”艾默里克伸手要去拿那块毛巾结果直接就握住了对方的手,想了想好像结果也一样就没放开。

“不会。你好啰嗦。不快点去洗么?”

“帮你擦完头我再去。”最后他还是从对方手中成功拿到了毛巾。虽然对方还泛着粉色的肌肤上多了几个明显的指印。

“啧,就你事多。”放弃抵抗的埃斯蒂尼安闭上眼睛板着脸由着艾默里克拿着梳子一点点替他分开打结的头发,虽然还是不小心揪下来几根。但是比起当头发的主人自己动手就要少上不知道多少。

将头发擦得半干的对方送出浴室。我们的艾默里克总长才捂住自己泛红的脸颊陷入沉思。

沉思着沉思着,不仅脸颊泛红,连耳朵尖和脖子都泛出了害羞的红色。

“埃斯蒂尼安,你这家伙……”

没脑子吧!一定是没脑子!

总长最后蹲坐在地上团成一团,这样对对方的行为进行了总结。

“你怎么还没进去?”

突然想起了自己的盔甲还在浴室里的某人,进门就看到自己的好友抱着膝盖蹲在地上。

一脸懵逼的埃斯蒂尼安也蹲下身,以为是对方太过操劳导致身体不适想要伸手扶他起来。

“……”

脸埋在膝盖里的艾默里克低声地说着什么,埃斯蒂尼安侧过身伸手想要揽住对方的肩膀将他拉起来。

然后就觉得后脖子一疼,紧接着就有温热地触感贴上了他的嘴唇。

他眨了眨眼睛,只能看见艾默里克的耳尖以及仰起的脖颈。

当意识到这人正在吻自己的时候,他的牙关已经被撬开。

舌根被对方舌尖轻轻抵着,缓缓地摩擦。

刚想推开对方就发现自己的腰被对方另外一只手扣住。原本只有转过头的艾默里克不知不觉肩在他展开的双臂间转了个身。

还一手压着他的后脑勺一手捏着他的腰,看这个架势是根本没想让他躲开了。

“……唔。”

想要抗议却发不出声的埃斯蒂尼安只能憋着一口气咬了来人的舌尖。

却也没敢太用力,毕竟要是不小心咬断了那事情就大条了。

“没脑子。”虽然知道对方不爽突然被来一个法式深吻,勉强松开强压着对方后脑勺的手后,却还是忍不住轻轻用牙齿咬了咬对方被自己吮地有些泛红的嘴唇。

“啊?”埃斯蒂尼安单手推开那人贴着自己的脸,另一只手则用背擦着溢出的津液,一脸莫名其妙。

被偷吻的是他,他还没说啥就被骂了是怎么回事?

“我们是什么关系?”

“朋友啊。”

艾默里克呼吸一滞,声音中渐渐带上了一些不满:“上次述职后,我送你的东西呢?”

“你是说那个戒指么。因为属性不错我有一直在用。”

“…………”

艾默里克终于头上有了一根青筋。看来自己的恋人是把自己半年前给他说的事情给忘了个一干二净。

看来有必要加强当面述职的次数了。半年一次这人恐怕就彻底忘记自己到底是他的谁了。

TBC

++++++++++++++++++++++++++++++++

论有一个脑子里因为尼德霍格占比太重结果忘记自己已经有了男朋友的恋人是怎样的痛。
虫子已掐死。感谢群里粮友

无题——【从来都是先写东西再想题目的某人

 

1.

伊休加德在第七灵灾之后根本没有春天这个概念可言。

只是风雪小了点,能看见晴空的日子多了点而已。

从温度上来比较依旧在水的融点以下,本质上没有任何区别。

只是日历上翻过的一页又一页在告诉人们时间的流逝。也只有当人们在撕去了代表严冬的最后一页时,才能让人带着感动,感叹地说出一句“终于春天了呢”吧。

毕竟熬过了严冬才能迎来春天。

 

入夜时分在忘忧骑士亭的角落里,一个龙骑士穿着全副盔甲面朝着墙坐着。右手边摆放着一杯还缓缓冒着蒸汽的伊修加德奶茶,而那柄紫色的长枪就顺手靠着墙竖在一边。

从头盔中缝隙中能勉强窥见对方白皙的皮肤。而龙骑士的头盔在尽职地保护着主人的头部不被龙牙龙爪所伤的同时,也挡去了无关人士的探究目光。

他左手叩开了面罩的机关稍微留出了一个茶杯大小的缝隙,右手稳稳地端起了那杯奶茶缓缓地喝了一口。

 

今天晚上的伊修加德可能是在入春后再一次让人仿佛回到了严冬般地下起了大雪。

所以很多人都选择了围在家里的火炉边一家人享用晚餐。当然也有些人选择了观望,期望能在风雪小点后快快赶回家。这上下两层的忘忧骑士亭也是人们选择观望的最优地点之一。

但就算是人多,那位龙骑士的周围也仿佛被放置了空气墙一样,无人靠近。

端着一杯酒或奶茶三三两两站在一边的人时不时往那边望一眼,却发现那个龙骑士的奶茶即使已经开始变凉也没有想过要挪动下位置而轻声咋舌。

 

龙骑士对于伊修加德来说不可或缺。对于常年受到邪龙眷属侵扰的他们来说,龙骑士是守卫着人民的盾,而他们手中握着的枪则是替那些无法战斗之人扫去障碍的利刃。

所以,龙骑士在这片土地上是受到尊重的存在。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除了老板无奈地摇着头靠近这墙角替他换上了一杯新的奶茶之外,这人依旧坐得笔直,视线范围依旧只停留在自己的手以及那杯奶茶上。

 

正当老板吉布里隆准备替他换上第三杯奶茶时,龙骑士抬起头嗓子因为长时间没有说话,而发出的干哑低沉地一个短音。

 

“怎么了,苍天龙骑士阁下?”

“现在什么时间了?”清了清喉咙,他终于说出了在这酒馆静坐三小时后的第一句话。

“晚上九点了。”

“哦。那就不用上奶茶了。”

 

正当老板收回奶茶准备开口询问是他在等什么人的时候,位于一楼的入口打开了。随着那鹅毛大雪以及凛冽寒风进入这间小小酒馆的是个黑发青年。

而老板也对他十分熟悉,对着龙骑轻轻点了点头就对着来人招呼道:“他在这里。”

 

“慢死了。”

“抱歉,换了身衣服就耽误了点时间。毕竟,现在是私人时间吧。”

龙骑士轻哼了一声:“你考虑这么多干嘛。这种事情怎样都无所谓的吧。”

黑发青年无奈地轻笑着耸了耸肩。

“来,这杯是暖身的姜酒是给总长阁下的。这边的龙骑士阁下,本店招牌麦酒。”吉布里隆端着两杯酒送到这两位的面前。

“谢谢。”黑发青年直视着对方轻声道谢。

“这次别再因为嫌弃开关面罩麻烦连麦酒也不喝了啊。你可是放凉了两杯奶茶呢。”

龙骑士低声咋舌。

“是这样么,埃斯蒂尼安?”

“等了你快三个小时,凉了几杯茶也是正常的吧。今天要不是你写信让我回一趟城,我估计还在龙堡参天高地露营吧。”埃斯蒂尼安伸手端起麦酒痛饮起来,不一会儿满满一杯麦酒就被消灭干净。

“是因为有东西想要给你,所以特地让你回来一次。你也知道我不太能出门。”

神殿骑士团总长艾默里克双手捧着热姜酒——说是酒其实也只能算是热姜汤——默默喝了一口。

“啧,真是麻烦啊。那东西呢?我拿了就走。”放下杯子,埃斯蒂尼安再一次放下了面罩。

“你不是想这么大的风雪拿了东西就出城吧?是那边情况比较紧急吗?可我没有收到过类似的通知啊。”

“没有。纯粹就是不想待城里。”原本坐得笔直的龙骑身子慢慢向前倾,双手搁在桌上十指交叠。抬了眼视线从略下方打量起了对方。衣服上原本的雪已经化开将衣服上的红色布料晕染得升了一个色调,白色的衣领一丝不苟地紧扣着,保护着对方纤细的脖子。然后是略显得圆润的下巴,微微带着点笑意的嘴角。再上面即使视线被面罩遮挡,他也依旧能够想象出来对方一定也在静静地看着他。

龙骑士原本摆正着的两条长腿不由自主地交叠起来,盔甲的摩擦声虽然被酒馆内人们的交谈声掩盖,但是却清晰地传入了坐在同一张桌子上的两人耳中。

甚至在他翘起腿的时候,脚尖还不小心刮到了坐在对面那人的白色长靴,留下一条灰色的印记。

这一系列举动都让埃斯蒂尼安整个人的气场不再如一个人的时候那般强势。

和这人见面或许是他会进入这伊修加德为数不多的理由之一,也是唯一一个私人原因。

 

“那也不至于就顶着这么大的风雪出城吧。”艾默里克皱了皱眉,轻轻拍了拍对方的手背,“今天晚上住我这边吧。反正客房一直给你留着的。而且东西我也没带在身边。”

“也行。等风雪小了我就回去。”

“嗯。”点了点头,艾默里克收回了手端起姜酒喝了起来。

 

2.

地处高山地区的伊修加德虽然常年大风大雪的,但是索性是气候变化快。

艾默里克进入酒馆的时候雪还如鹅毛,风依旧能毫不费力地卷起他的衣摆,将雪渣子胡乱地拍在行人脸上。

而在两人交谈了一阵,喝了一点酒享用了一点美食后,虽然雪依旧是鹅毛大雪,但是呼呼作响的狂风势头减弱了。

酒馆中躲雪的人们也陆陆续续离开了酒馆。

 

“再喝一杯酒我们就回去吧。时间也不早了。”

“啊。嗯……”嘴里还嚼着松饼的龙骑士点了点头,顺手将盘子里最后的一块肉叉起从面罩的缝隙里塞入嘴中。

艾默里克从衣服的口袋中抽出绢帕递给对面正在清空盘子的埃斯蒂尼安,指了指自己的嘴角示意他擦一擦。

“切。”

他没有接过绢帕,直接抬手用指腹狠狠抹了下嘴角,带出一片摩擦过后浅红色的痕迹。

“……”艾默里克苦笑着耸了耸肩收回了手,将帕子放回原处。

他虽然想让对方轻一点,但是想了想以前的日子,他就是这样我行我素的性格,外人的目光对他来说什么都不是,他只会按照自己的步子走出他的路。

“要打包一点等下当夜宵吗?看你似乎还没有吃饱的样子。”

“那个肉串再买一份吧。”他点了点那个只剩下几片青椒的空盘子,“吃了好一阵子的骑士面包和水蜥肉都快吐了。肉果然还是渡渡鸟肉比较好。”

“嗯。好。”


两人前后错开一个身位走出了忘忧骑士亭,埃斯蒂尼安放缓了脚步等着原本落后的艾默里克和他肩并肩。


“我说,艾默里克那是我的夜宵。”埃斯蒂尼安皱了皱眉头,想从艾默里克的手里拿过肉串。

“嗯?没我的份么?”

“……”

艾默里克默默注视着旁边的龙骑头盔等待着回答。

“没。所以给我。”

“那也没关系,我替你拎着。”轻笑着,艾默里克拒绝了对方伸过来的手,依旧把那份肉串拎在手中。

“啧,我是说你的手。”

雪在落到艾默里克的手上时就已经被纸袋中的肉串给化去了几分冷气。

“哈哈哈。”

“给你这个手。”艾默里克空着的另外一只手抬起轻轻握住了埃斯蒂尼安没收回去的手。

“喂,给我这只手有啥用。我的盔甲更冷。”

“金属不导热?”

“扯淡,走快点。”

说着他迈开他的大长腿加快了脚步。两个人在街道上踩出两排贴近的脚印。


TBC


55本必做的事情就是调戏大师兄